2005年10月4日星期二

再談李敖

李敖的「神州文化之旅」終於結束,我將他的講話扼要分為內地及香港兩段,作一總結。

我已說過李敖本身只是一位文化份子,從來都不是和政府和威權對抗的人,因此,我明白他在內地為何發表那樣的講話,純是因為在內地的絕對獨裁政府下,秉承一貫的作風而已。我認為他講話中最引人發噱的一點,便是表面讚揚,內裏暗地嘲笑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》。他叫人看看《憲法》,指裏面列舉了人民應有的各項自由,甚至比全世界任何國家所給的還多,只是人民會不會認真對待罷了。絃外之意,原來《憲法》並不是用來遵守,只不過是對外宣傳的一種工具。若人民拿著《憲法》跟共產黨辯論自由,共產黨當然要輸,但共產黨根本不會理會,「話不投機半句多」嘛。我屢次說過,任何國家可以制訂任何法律,但寫完後必須遵守,否則人民無法可遵循,欲做順民亦不可得。內地無論是任何條例,如建築條例和消防條例等,都訂得非常嚴厲,目的有二,一是任何時候也可抓著任何人的把柄,要進行逮捕工作也有冠冕堂皇的理由,二是方便收受賄賂。李敖明知如果明刀明槍罵共產黨,和自取滅亡沒有分別,而且也難以傳揚,所以表面上讚頌共產黨,共產黨便讓他傳播,如此便多人聽到了,結果他成功說出共產黨主義會滅亡、馬克思主義應丟棄、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》的真假等等,換句話說,李敖的講話夾雜了一些私貨在內。

可是,我本來預期李敖會像當初在台灣一樣,以一些有代表性的文化界人物如胡秋原、徐復觀等作為批評目標,但他卻沒有這樣做。作為一位文化領域內的自由主義者,難得有機會踏足國內,侃侃而談,應該批評國內保守的文化界人物,共產黨不會因此而反面,惜李敖失了本色。

李敖在清華大學的講話,清楚反映出李敖心底內是一位民族主義份子。他說中共開漢唐以來所沒有的盛世,中國人民的生活質素大大改善。這我不反對,事實上客觀分析,目前中國的國勢是百多年來最強,只是中國作為廿一世紀的大國,誰敢來欺負?從來中國眼中最大的威脅──美國和俄羅斯(以前的蘇聯),都只是假想敵,美、俄都貴自珍重,明知和中國開戰,只會兩敗俱傷,怎會做出愚蠢之事?至於以人民生活水準來說,當然大大改善,尤其東南沿海城巿的人民更是富裕,但《聖經》有言,「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」,何況是廿一世紀自由主義盛行的今天?若內地人的人生安全、基本自由等都得到保障,才是真正的盛世。李敖著眼於民族主義,結果忽略了他一貫自命的自由主義。

至於李敖在香港質疑六十位立法會議員在港英時代不爭取民主,為何在九七後才爭取?這我非常反對,亦清楚暴露出他不懂得香港的問題。要知道自二次世界大戰後,英國在全世界的殖民地逐漸實行民主制度,唯獨香港例外,原因是北京不同意,加上當時的香港人難民心態極重,所以沒有爭取民主。但這一代土生土長的香港人,在八十年代已開始爭取民主,例如如八八直選希望實現港人民主治港,迄今已有差不過二十年的歷史,所以李敖的講法不對。

李敖亦不明白香港人這麼聰明,為何在要在政治上採取反抗態度,爭取民主?其實,主要原因是香港出現了很大的管治問題,而香港人除了爭取民主外,看不到其他可行的解決方法。香港人覺得經濟問題,源自管理危機,而要徹底解決管理危機,唯有選出一個能號召全民的政府,作出強而有力的轉變,改革經濟,不然香港只能沒落。以前的董建華不消說,新上場的曾蔭權唯恐奉承不周,加上如此質素的公務員班子,要香港翻身,無異於緣木求魚。大部份香港人覺得如果透過民主的程序,起碼能多向北京反映民意,而政府在人民授權下,起碼比較能大刀闊斧去做點事,如此才能振興香港。另外,香港的輿論領導和精英份子,大部份接受英國式教育出身,價值觀念和北京衝突,很難妥協。所以李敖的講話不能夠成立。

事實上,李敖在罵蔣介石、孫中山時我已不覺得有甚麼了不起,這趟文化之旅更清楚暴露底子,只是不知他回到台灣後,如何向不饒人的台灣人解畫。

2 則留言:

  1. 可以向李登輝求償,詳閱我的部落格:
    http://himarxist.blogspot.com/2009/04/indemnifyldh.html

    回覆刪除
  2. 什麼狗不會看家?
    http://drupal.himarxist.dreamhosters.com/node/671#comment-2614

    回覆刪除